习近平在福州(十一)丨“习书记对民主党派一直非常关注和关心”

采访对象:孙海山,女,1946年1月生,山东海阳人。1984年12月任福州市委常委、企业工作部部长,1988年6月任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市政协副主席,1992年12月任市委常委、副市长,1996年9月任福建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党组书记、局长,2006年9月任政协福建省科经委副主任。2009年9月退休。

采  访  组:邱  然   陈  思   黄  珊

采访日期:2019年6月10日、7月2日

采访地点:福州市西湖大酒店

采访组:孙海山同志,您好!习近平同志1990年到福州任市委书记的时候,您任市委统战部部长。请您讲一讲他是如何看统战工作的。

孙海山:我担任福州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时联系各民主党派,分管工商联和宗教事务管理局、华侨联合会、台湾同胞联谊会等单位。当时,习书记对统战工作非常关心,对此我有切身体会。

我记得,习书记上任之初就找我谈话,了解全市统战工作的基本情况。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这次谈话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习书记对统战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很了解,对统战工作在全局工作中的重要性有深刻认识,所提的问题也非常内行,直奔工作重点。

在此后的工作中,我在习书记领导下,把福州市统战工作开展得舒心顺利,取得很多成效。其中有三件事情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一是发挥党的统一战线的积极作用,开创福州统战工作新局面,主持制定福州市委贯彻中央1989年14号文件的实施意见,建立并完善福州市委与福州市各民主党派委员会的季度座谈会制度。习书记要求我们广泛征询意见,集思广益,共商福州市政治、经济、文化、城市建设管理等发展大计。二是建立福州市委领导与民主党派领导交友联系制度。习书记率先垂范,与民革主委孙新峰交友联系。此外,还建立福州市政府有关部门与各民主党派对口联系制度,以及福州市民主党派参政议政、调查研究和考察学习等一系列机制。例如,民盟、民进与教育局对口联系,农工党与卫生厅对口联系,民建和工商联与经济部门对口联系,等等。三是密切联系群众,关心群众冷暖。习书记对市民盟专职副主委周运隆在季谈会上反映的群众关心的民生问题极为重视,亲自过问,专门安排民主党派领导与有关部门负责人对接沟通,推动解决所反映的群众住房困难问题。另外,习书记每年都定期走访慰问有名望的民主党派人士和社会贤达。这在当时的各民主党派中传为佳话。

采访组:对民主党派的工作是统战工作的重中之重,请您讲一讲习近平同志对这方面工作的关心和指导。

孙海山:习书记对民主党派一直非常关注和关心,这从很多具体工作当中可以体现出来。民主党派的领导人士想找习书记谈看法和意见的时候,习书记都会抽出时间和他们见面,双方开诚布公地谈,谈了就能解决问题。

习书记对党内和党外的同志都很尊重,他总是亲切地说:“有事就找我。”大家从没感觉到习书记有市委书记的架子,也从不觉得他是高高在上的领导,而是真正的挚友和战友,有事都愿意找他。

民革福建省委会原副主委、市政协副主席孙新峰说,当时习书记经常利用午饭用餐时间边吃饭边和他聊天,听他讲社会上对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有些什么意见。后来,习书记到省里任省长,仍然约孙新峰见面,听他介绍和反映情况。孙新峰是福州市的领导,每次车辆进入省政府大院都要报备,很麻烦。习书记为了方便他进入省政府大院,专门让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给他发了一个省政府屏山大院的临时车牌。孙新峰对这件事情非常感动,退休前专门保留了这个车牌作为纪念。提起这些往事,孙新峰总是念念不忘。现在他家里还挂着与习书记的合影。

习书记在党内党外广交朋友,民主党派人士在日常工作中深深感受到市委对他们的重视、关心和爱护,这对坚持和贯彻好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 “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合作方针,有了更坚定的信心和更美好的预期,从而为福州市统战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了扎实基础。

有一件往事至今让人感动至深,难以忘怀。有一位民盟的老同志叫朱柽,他与中国共产党很有渊源,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想加入中国共产党,也一直在党的外围组织工作。后来,他由于种种原因加入了民盟,并随着事业的发展担任了福州市民盟的领导职务。新中国成立之前,由于工作需要,有些同志有民主党派和共产党员双重身份,但新中国成立之后,对有一定级别的民主党派人士加入中国共产党就有政策要求了。

但是这位民盟的老同志一生的夙愿就是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病重期间,习书记曾经先后三次到医院探视慰问。在第二次看望时,朱老向习书记表达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强烈愿望。习书记当即指示市委秘书长当晚就组织市委常委会议,专题研究朱老的申请入党事宜。习书记也不是当场就能批准的,还要履行向省里报审等程序。当时,我们有的同志就建议说,看样子时间不一定来得及,如果不行,就在他去世以后追认为共产党员吧。习书记说,我们要特事特办,要让老人家在临走之前达成这个心愿,让老人家高高兴兴地走。之后,习书记决定作为朱老的入党介绍人,抓紧一切时间为他办好了入党手续。第二天,这件事立即上报了省委。第三天,市委派人带着入党志愿书赶到朱老的病床前,陪着朱老和他的家人填写了入党志愿书。第四天,党组织就在病房里为朱老举办了简短但又隆重的入党仪式。朱老在弥留之际,他的女儿从外地赶回来和他见最后一面,朱老的大脑还比较清醒,他指着抽屉对女儿说:“证……证……”女儿打开抽屉一看,是一套完整的入党手续,原来父亲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习书记所做的这件事让所有知情的人都非常感动,他作为市委书记,认可这位老同志一生为国家作出的贡献,完成了他的入党夙愿,让他走得高高兴兴,了无牵挂。这件事之后,更让朱老家人深刻铭记和感动的是,习书记对民主党派人士的关心永远是“人走茶不凉”。朱老逝世之前,特别牵挂他远在湖南娄底工作的女儿,她一个人在外地工作,生活上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没想到,习书记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在朱老逝世28天后,他在湖南娄底工作的女儿,在自己的办公室收到习书记给当地领导亲笔信的复印件,信中专门交代了对这位民主党派后代的关心和爱护。

习书记也热心为民主党派和党外人士解决生活上的问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国普遍还是福利分房。我任福州市委统战部长期间,单位里一些党外身份的领导在住房分配上是没有名额的,这个问题其实由来已久了,也让这些党外人士很苦恼。习书记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明确表示分房的待遇应该一视同仁,党内的有,党外的也应该有。后来,福州市很多民主党派人士根据级别享受应有的住房,解决了生活上的问题。例如,市政协原副主席、农工党副主委陈辉庚住房很紧张,习书记了解情况之后,就交代有关部门协助解决了他的住房问题。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始终重视宗教工作,请您讲一讲他在福州主持工作期间对宗教工作有哪些重要指示以及他与宗教人士的交往。

孙海山:习书记对宗教很熟悉,对宗教工作非常重视,所以工作开展起来就得心应手。

我至今还记得习书记第一次召开宗教工作会议时,他在发言中谈到宗教工作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精辟见解,听后我很受启发,收获很大。习书记对宗教的认识很辩证,对开展宗教工作也能秉持正确的方法。他强调,我们在日常工作中要尊重各教的信仰,不要伤害信众的感情。要不折不扣地落实党的宗教政策,同时又要把工作做实做细。针对一些地方黑恶势力涉入宗教领域的情况,习书记强调,绝不能让某些别有用心的黑恶势力煽动信众。

习书记与宗教人士交往很多,对他们也非常关心。比如,著名的佛教领袖、社会活动家赵朴初先生要到福州来,习书记很重视对他的接待工作。当时很多酒店没有素食,习书记为此事亲自过问,委托市长亲自审菜单,为赵朴初先生提供纯素食。赵朴初先生那次还参观了习书记主持重建的林则徐纪念馆。赵先生是一位著名的书法家,他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观察林则徐写的小楷,连连称赞说:“写得真好!真漂亮!”

采访组:福建是海外华侨数量很多的一个省份,福州市所占比重很大。请您介绍一下习近平同志与华侨的交往交流。

孙海山:在福州工作期间,习书记多次强调,统战工作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法宝,而华人华侨工作是统战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福州这个著名侨乡来说,做好海外华人华侨工作,做好聚侨心、引侨资工作尤其具有特殊意义,这也是福州推动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的现实课题。

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市委统战部组织了一次大型的全市著名书画家作品赴港义卖展,在侨界领袖、时任“十邑同乡会”会长赖庆辉先生的热心帮助和承办下,组织了100多位书画家的300多幅作品赴港,共义卖约400万元港币,这笔款项由赖先生所率的同乡联谊会全部捐赠给福州的教育基金会。在一次座谈会上,习书记从我的汇报中了解到此事,高度赞扬旅港乡亲爱乡重教的义举并专门向赖先生表示感谢。习书记的赞许和鼓励,让那些年热心向家乡捐资助学、扶贫济困的广大侨亲深受激励。习书记与福州的很多海外爱国侨领都保持着密切往来。习书记与赖庆辉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后来赖先生在陕西延川梁家河还捐建了一所小学和村史展览馆。

为了做好侨务工作,习书记还强调要把落实归侨政策、维护侨益、服务侨眷和面对海外乡亲的招商引资工作抓紧抓实,这也是做人的工作,要立足当前、马上就办。

习书记不仅定政策、抓落实,而且他还亲力亲为作表率。凡遇有海外乡亲联谊会访问福州,或重要侨领回乡省亲, 或侨商回乡兴办项目、投资签约,习书记都尽力安排时间亲自会见。在工作外访中,习书记也一直将看望海外重点乡亲、拜访同乡会、讲市情、亲乡谊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做。

习书记还提出要求,推动“以侨引侨、以侨引台”,直接掀起了上世纪90年代初福州第一波侨台投资潮。习书记亲自部署和推动侨办工业区、开发区建设,他多次会见并拜访重要华人华侨领袖林绍良、林文镜,鼓励支持并促成他们投资家乡,创建了当时全国第一个华侨合作开发区——元洪投资区。林文镜先生于1990年始在自己的家乡福清创办全国首个村级侨办工业村“洪宽工业村”。他以侨引台、以台促侨、侨台联合,免费提供厂房,提供流动资金,吸引大量外商、台商前来投资,许多台商慕名而来,洪宽工业村成为远近闻名的“台湾村”。工业村落地项目共有100多个,其中台资占60%左右,产业发展涵盖发电机组、有色金属深加工、电子五金、服装鞋业、农业种植等等。习书记在福州工作期间多次来到洪宽工业村视察调研,支持和勉励林先生。后来,习书记到省里工作后还惦记和关注着工业村,持续支持林先生的项目发展。当年一个人均收入不足百元的穷山村,经过近30年的创业,如今已成为一二三产业均衡发展、市场繁荣、鸟语花香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据统计,2018年洪宽工业村规模以上工业产值达300多亿元。

在习书记的重视和带动下,那些年的统战工作和海外联谊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我作为当时福州统战工作的亲历者,每每回忆起那时在习书记领导下愉快工作的情景,心里还一直充满了激情、充满了欣慰。

在广泛做好海外“三胞”工作的同时,习书记在对台工作方面提出了“以港引台、以澳引台、以侨引台、以台引台”的具体工作措施,并成功促进台湾台中市福州十邑同乡会杨会长率200多人的恳亲团回福州考察恳亲。后来,杨会长率先在福州投资建立“福州大同钟表有限公司”。

华侨回到家乡创业、做慈善,为福州的社会发展作出很大贡献。对华侨的要求,只要不违反政策,习书记都尽量予以解决。但是,有的同志跟华侨关系好,而华侨又和习书记往来密切,在一些人眼里,这就是一条“说好话”的通道。习书记对此十分警惕,专门拿到常委会上来讲,提醒大家注意,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彻底堵上了这个通道。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始终对老同志非常关心,请您讲一讲他关心老同志的事例。

孙海山:习书记对老同志的关怀有口皆碑,无论到哪里工作,都非常关心老同志,尊重老同志。即使他调往外地,对之前与他共过事的老同志也都始终如一地关心。他到省里工作以后,还经常托人慰问福州的老同志。他调到浙江、上海和中央工作,每逢年节,都不断给老同志们送来亲切的问候。习书记虽然离开福州这么多年,但老同志们仍然一直惦记着他。

前不久,我去看望了鼓楼区的老区委书记周燮威。谈起往事,周老说,自己退休的时候,习书记找他谈话,了解到他之前受到过不公正待遇,十分同情。最后,习书记还诚恳地对他说,即便是退休了,以后你有什么事,也直接打电话给我。周老对此一直念念不忘,到现在还记着习书记对自己的关心、帮助和理解,非常感激。

采访组:您在习近平同志直接领导下工作近五年,能谈谈他处事的特点吗?

孙海山:在习书记直接领导下,我在统战部工作两年半,在副市长岗位上也将近两年半,总的印象是他处事沉稳但不刻板,讲求实事求是,不喜欢做那些花拳绣腿的事。他刚到福州时,有的同志希望看到新书记的“高招”,可他在会上明确说不搞新官上任三把火,要脚踏实地解决实际问题,更不能干那些不切实际、劳民伤财的事。

我翻了一下以前的笔记,感觉习书记的有些指示至今都不过时。1992年底我调任副市长,分管工业交通,那时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集体所有制企业都碰到发展问题,改制的制约因素很多。记得习书记在市委一次研究企业改革、改制的会议上讲,要多研究一些“桥和路”的问题。上世纪90年代初,习书记担任福州市委书记期间,很重视调研工作。他在一次会议上讲到,现在的领导在“四化”要求下,多数通晓一定的专业知识,但毕竟只通不专不深,更别讲方方面面的知识了。要保证领导决策工作的科学性、预见性,就要善于学习,勤于调研,还要借助咨询调研机构。对于市一级而言,要研究一些实际的东西,最好是研究市委、市政府当前要解决的问题。此外,习书记还强调,改革要有清晰度、蓝图、期望值、整体性。在谈到90年代福州经济发展时,他提到,福州有其共性,也有其特殊性,既要完成治理整顿,又要拓展深化改革,加大改革分量。

在习书记主政的那几年,福州每年都推出十几项改革措施,覆盖工业、农业、商业、城建、教育等方方面面,用习书记自己的话讲:我市的改革也是满园春色关不住嘛!在诸多改革中,习书记尤其重视企业改革。他提议工商界选10家搞规范化股份制试点,争取能上市几家。几年后,天宇、福发、大通、东百终于上市了。


来源:学习时报
编辑:简晓华 责编:林真贞